546 遗祸(1 / 2)

文唐 步兵长 3857 字 7天前

“怎么,这样你们不会还想包庇这些老鼠吧?”

岳山说过这话之后再次观察场上的情况,发现大家依然无动于衷。心中明白这些人是不相信自己的话,也不相信自己的队友会出卖自己。

对这群单纯或者说是不聪明的士子,他也是哭笑不得。

“我知道空口无凭你们不会相信,接下来我会把证据摆到你们的面前。把瞪大眼睛竖起耳朵看好听清楚,然后想清楚谁值得信任。”

听到这里,人群再次有了些轻微的骚动。难道他说的是真的?难道真的有人在利用他们?

岳山没有理会他们,而是把目光看向最前排的一个十八九岁的士子,道:“郭临是哪位,请出列。”

那个士子正是郭临,听到岳山点自己的名字心中一惊,难道他怀疑到了自己身上?然后发现周围许多人也都应惊疑不定的目光看着他,这让他出了一身的冷汗。

有心想继续装鸵鸟,但岳山的视线始终盯着他,让他明白自己躲无可躲,只能硬着头皮站了出来。

“郭临见过清水候。”

岳山上下打量着他,叹气道:“郭临,你是好样的。有人告诉我斩草不除根遗祸无穷,我总是天真的以为祸不及家人,做事总是留有一线。”

说道这里他眼神一冷道:“即便是要刺杀我的仇人,我也没有追究他家人的责任。可是你让我明白了,斩草为什么要除根。”

郭临脸色一白,强笑道:“清水候在说什么,我怎么听不明白。”

“你现在的反应和你爹当年一样,一开始他也不承认参与刺杀我,我只是略施手段他就什么都招了。”岳山嘲笑道。

群终于骚动起来,都不敢相信这个事实。郭临他爹刺杀过清水候?他爹不是生病暴毙的吗?

这带着侮辱性的言语让郭临情绪失控,充满仇恨的看着岳山道:“闭嘴,不许你侮辱我爹。”

“呵呵……这就沉不住气了?这一点你不如你爹。起码你爹是我一番恐吓之后才招供的,这我还没开始审问呢你就全招了。”岳山讥讽道。

“我杀了你。”郭临彻底失控,红着眼睛朝岳山冲了过去。还没冲到近前就被侍卫三拳两脚放倒控制起来。

其余棣州士子都傻了眼,郭临的父亲真的刺杀过清水候,他真的在欺骗我们,这下众人再无怀疑。

关键是我们被骗了,对抗朝廷任命,然后……想到种种后果,众人彻底慌了。

以前他们意识到后果的时候也有些慌乱,但当时他们认为自己没有错,还没有崩溃。

现在知道自己被利用干了蠢事儿,心中最后一根支柱也倒了,不少人都崩溃了。纷纷怒骂郭临,把郭家八辈祖宗问候了个遍。

当然,还有部分人勉强保持理智,问岳山道:“郭临的父亲刺杀过您,您应该公布他的罪行,追究他的责任。可为何您什么都没有做,而且他父亲好像是生了急病暴毙而亡。”

岳山看了看他,解释道:“当时我大开杀戒,杀了一大批贪官污吏,致使棣州上下人心惶惶。

要是刺杀之事再和棣州的官员牵扯到一起,必然会让本就担惊受怕的棣州官吏变成惊弓之鸟,引起新一轮的动荡。”

“为防节外生枝,再加上郭文昌协助我把幕后主使给挖了出来,所以我就隐去了他的罪行,也没有追究他家人的责任。没想到我一时的善心居然埋下了祸根。”

“可郭文昌为何要行刺与您?”那人又问道。